經過 3 年多的努力,我們終於走向全球舞臺,在台灣創作者社群的支持下,第一個台灣自製的 NFT 平台 OurSong 將會在美國、日本和世界更多角落,成為所有創作者的後盾。

這條路走了很久,但我相信這是正確的路,而且我們並不孤單。

2021 年我們在台北實踐大學舉辦了一場 workshop,花了一個上午讓同學們認識 NFT,接著開始創作,經過 6 位專家協助提供意見後,他們的作品就上架到 OurSong 平台,而且真的賣出去了。

從我年輕剛開始玩團時到現在,都有非常多的素人創作者,不管是音樂、藝術、漫畫、表演工作沒辦法靠自己的才能維生,必須要靠著四處打工,才能支撐自己繼續追逐夢想,但是現在,真的有一群創作者,透過我們的平台,做他自己喜歡而且擅長的事,同時還能賺到錢。

這可能是我創辦 OurSong 以來,最開心也最有成就感的事。

因緣際會下,我們有機會跟 John Legend 坐下來討論 NFT,同樣出身平凡的他,身邊依然有非常多很有才華的歌手、樂手、創作者,始終等不到一個發光發熱的機會。也讓我發現,這樣的情況不只發生在台灣,即使是美國、日本這樣相對成熟的市場,素人的命運依然不是由自己的才華決定。

因此我們複製了實踐大學工作坊的經驗,前往日本,利用 Twitter 號召了約一百位的素人動畫創作者,讓他們能夠發行自己的 NFT。

為了讓創作者可以專心創作,而不是被區塊鏈、交易所或加密貨幣等技術名詞轟炸,我們特地將 OurSong 介面設計成跟 Instagram 或 YouTube 相似,創作者需要做的,就是像在 IG 上發表貼文一樣,即可完成 NFT 發行。

相對的,有心收藏這些作品的使用者,也不需要申請加密貨幣或電子錢包,只要用最直覺的購物方式,線上刷卡或是 In-App Purchase 就可以完成。

當然,因為許多藝人或運動員都在發行 NFT,造成泡沫化的疑慮,但 NFT 和其他科技熱潮有點不同,它其實一直在發生小型的泡沫化,所以真正的問題是,我們如何辨識出哪些 NFT 只是來收割韭菜呢?

無論你用什麼心態加入 NFT 世界,千萬記得,NFT 是一種數位收藏品的概念,因此商品本身是否具備內在價值,發行者是否認真經營這個 IP,以及他如何透過 NFT 來發展社群,並設計回饋,這幾個部分都是可以觀察的面向。

OurSong 雖然不聚焦推廣 NFT 投資,但我們也樂見創作者發行的 NFT 不斷漲價,讓作者能夠獲得更多收益,重點是創作者可以用 NFT 來與粉絲互動,而不是單純的買賣交易。相較於大咖進場海撈一筆,其實 OurSong 更鼓勵一般創作者可以持續創作,才是經營 IP 和社群的王道。

平台上目前有位台灣 3D 創作家 PeggyKUO,就是以每週 2 次的頻率發表作品,一次發行 50 顆,幾乎全部都賣光,換算下來他每週都能獲得 100~200 美元的收入,而且完全是靠他自己的創作,這在幾年前幾乎是無法想像的事。

很多人都會問,到底誰要買這些「沒用的」東西呢?我總是用同一個例子來回答,樂迷買入黑膠、周邊,或是收藏簽名時,考慮的不是「功用」,而是「擁有」。因為喜歡一個作品,進而喜歡這個作者,然後想要支持他,收藏他的作品,NFT 買家和以前的收藏家相同,唯一不同之處,是 NFT 可以讓粉絲收藏數位作品。

不過目前 OurSong 或者說是 NFT 市場上,視覺作品還是有先天優勢,因此我們也正在嘗試一些新技術,能夠讓音樂創作者更容易設計出獨特視覺,而不需要高強的繪圖能力,這將會讓音樂作品更容易獲得用戶關注。

2022 年有著動盪的開端,我們邀請 John Legend 擔任影響長,希望將 NFT 的效益帶到美國創作者社群,進而改變整個音樂產業生態,即使沒有區塊鏈或程式設計技術,創作者依然可以透過創作,參與這場科技革命。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仔細聽,那都是 Our Songs。

(首圖來源:Our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