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談起 NFT,你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

不外乎是一隻隻動輒千萬、甚至上億的「BAYC」(無聊猿);也可能是周杰倫站台,成為耀眼代言人的「Phanta Bear」(幻想熊),開賣短短 40 分鐘,就進帳超過新台幣 6,300 萬元,是你我都印象深刻的故事。更別說國內外名聲響亮的藝人們都嘗試發過自己的 NFT,你一定聽過幾個、也瞄到過好幾則新聞。

名人參與 NFT 可分成三種類型,第一種本身就是虛擬貨幣玩家,趁這波熱潮賺錢;第二種是風險最高的跟風者,怕不做就跟不上潮流;而第三種由專案團隊發行,找名人代言。

不過,正因為名人結合的曝光度太高,NFT 彷彿被少部分人定義:明明只是一張圖片,但物以稀為貴的存量以及高到驚人的交易價,對於絕大多數「區塊鏈麻瓜」而言,認為這就是 NFT 的樣貌,市場似乎一片火熱,但多數人這輩子也買不起。

同時,我也看見幾個現象,證實了 NFT 的發展正在泡沫化:

根據 Delphi Digital 2022 年 3 月的資料顯示,今年全球 NFT 市場交易量,從 1 月到 3 月跌了七成,即便在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上有超過 680 萬個 NFT 在架上,但只有 0.2% 真正被交易,可以說是「有價無市」。

NFT 一夕爆紅猶如泡沫,已經開始破了。任何一項新科技、新內容形式的出現,因為稀缺、懂的人少,還有一群人推波助瀾地炒作,很容易形成如今的窘局。

泡沫並不一定等同於幻滅,而是還原它該有的價值。這讓我想到馬雲在 1999 年曾說過的「互聯網(網路)像一杯啤酒,有泡沫的時候最好喝。」網路的價值毋庸置疑,重點是泡沫破了之後,能留下什麼?

NFT 的確沒那麼偉大,未來它的存在就像 MP3 一樣,是一個存放載體、一種檔案格式,普及在我們的生活中。它一樣產生價值,但價值不會是 NFT 本身,而是創造內容的人創造 NFT 價值,而 NFT 只是媒介,像 MP3 一樣。

一隻熊的大頭貼,拿來換成社群頭像炫耀,可以是一種 NFT;但如果創作者或品牌主可以憑著這隻熊找到鐵粉,建立新型態的社群會員制度,這又會是另一種 NFT,價值天差地北。

NFT 進化三部曲,下一階段邁向功能化:
讓創作者找出鐵粉、品牌看見頂級客戶

回歸 NFT 的「前世今生」,在我的想像裡,可以分成三個階段:「商品化、功能化、普及化

第一個時期是「商品化」,正是我們所處的現在,絕大多數流通、有高能見度的 NFT 都是「數位藝術收藏品」,無聊猿、CryptoPunks、FOMO Dog⋯⋯ 或是美國數位藝術家 Beeple 把 5,000 幅畫作集結成一張圖片的 NFT《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都屬於這個範疇。

接下來會進入「功能化」,已出現不少的先行嘗試者,無論是創作者,還是大大小小的品牌,都開始發行有「功能性的 NFT」,變相成為一種新型態的會員卡,或是 Fan Token。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在日本,偶像團體演唱會的票真的很難搶,要「得其門而入」的第一件事,便是證明你是他們的忠實粉絲,在音樂唾手可得的串流時代,忠實粉絲的證明與「買 CD」綑綁是最常見的一種方式,CD 不是拿來聽,而是你願意花一筆錢收藏,成為鐵粉的一種證明,NFT 的存在也相當類似。

樂團八三夭年初就嘗試,預購他們的實體專輯,便能到 OurSong 兌換八三夭限量 NFT,日後憑著它就能獲得「鐵粉好康」,例如演唱會優先購票權等等;張惠妹睽違七年再攻小巨蛋、連辦 12 場演唱會,13 萬名歌迷憑演唱會票券,人人都能拿到一份 aMEI NFT,這些「鐵粉證」未來都有機會再延伸,拉近創作者和粉絲的距離。

買演場會門票、買 CD,過去幾乎都是「一次性」的消費行為,藝人並不知道這些人是誰,未來要怎麼和他們連結。如今,NFT 讓他們成功撈出最忠誠的鐵粉,畢竟只在藝人的 Instagram、Facebook 上按讚,跟願意為他們收藏實體專輯、花時間搶票的人相比,「忠誠指數」完全不同。

對於品牌來說也是如此,NFT 最後一定會成為頂級客戶的 CRM。而且,別忘了很基本的一點,因為 NFT 寫在區塊鏈上,能做到一般會員卡所不能的事,可以被交易、轉手,無疑又多了一層應用的想像空間。

「Short-term generous, long-term greedy」是現在美國 NFT 圈流行的策略,短期先大方點,明星和品牌應該讓消費者以低入手成本擁有自己的 NFT,長期再慢慢透過各種 NFT 的賦能,讓會員和粉絲不斷分層,抓出最忠實、含金量最高的那一群人。

當 NFT 「普及化」:未來個人數位足跡都能交易收藏

最後一個階段,是 NFT 的「普及化」,真正成為一種如同 MP3「隨手可及的存放載體」,讓每個人都可以簡易上手,自己創作、自己發行。我預見的未來是,會有更多人透過 NFT 記錄生活,透過 NFT 來存放個人數位足跡,進而有機會被交易收藏。

簡單設想一個情境:如今我們都用手機照相,一整年拍的照片少說也有近千張,或許未來,我會挑出 100 張最重要的照片發行成 NFT 收藏。對不認識我的人而言,這些 NFT 雖然沒有價值,但對我的家人和朋友來說卻十分珍貴,未來手機壞了、檔案破鎖,但 NFT 不會被抹滅,甚至有朝一日,還會被當成意義非凡的禮物送人。

NFT 能做的事一定遠遠超出現在,不久的將來,當你走在路上不知道要吃什麼,會想到打開 APP 看哪一間餐廳有發 NFT,為了「不用排隊」、「點數 50% 回饋」的優惠和特權入手,吃完再轉手交易,成為另類的「插隊券」也說不定呢?

或者憑著追星獲得的鐵粉 NFT,讓你獲得優先入場演唱會的資格,甚至家裡的長輩發給你的不是平安圖,而是 NFT 收藏祝福,我們就會知道 NFT 已經普及化了!

(首圖來源:Pixabay)